我与腰椎间盘突出的那些杂碎事

大家好,这是2021/1/2,夜不能寐,遂想着写点什么东西吧
我是一名研三研究生,2020是我的本命年,是的,在这年12月5日这天,我在篮球场扭到了腰(无激烈对抗),感觉眼前发黑并头晕了几秒,然后腰就弯不下了,我以为只是简单的扭伤,在球场充数。次日去医院拍x片,(室友陪同),显示无大碍,如图所示

根据医嘱回宿舍休息了一周,但腰下部位置与右侧屁股上方有痛感,且水平连线至腰中央 ,又休息一周后换了家医院复查,(自己单独),拍了ct,如图
知道结果后心态大崩,但是医生只说了开些药,回去躺两周,如果一个月还有症状就再去看。
就这样,我在床上贴膏药+吃中药的药丸维持到了现在。奥,对了,我在21年的第一天出门吃饭还踩空了一脚,不晓得会有什么影响,但愿背部疼痛是错觉。这段时间心态时好时差,这不,今晚心态特别崩,辗转反侧,就想来这里写点流水账吧。害,我这该死的土木狗,到了能说点什么的地方却又不晓得说些什么。
(反正痛也不是特别痛,走路可以,躺着也没毛病,就是心理感觉要出事)
21年,我25周岁,即将研究生毕业,签了某工程局下属设计院,想到未来,我真的很慌,卷中卷的夕阳行业,加上腰突,不晓得生活还有什么希望,但是又不敢在朋友圈去发。
如果人世是个修罗场,是不是经受的磨难足够多,就可以永不为人呢?
好吧我承认考研政治白学了,什么哲学也改变不了腰间盘比什么都突出现状,现在生活痛苦希望渺茫,不知道怎么和家里说这个事,也不知道未来人生还要有什么艰难坎坷,既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也没有一走了之的勇气,我,读了近19年书,卡在了生活的分叉路口,何去何从。
今天就到这吧,说的啰里八嗦,感谢看到这里的陌生人,祝你们好运。白白,我要尝试入睡了

————————我是分割线—————————
2021/1/7
今天去了中医院的康复科,医生说让我去手法治疗(关节粘连传统松解术)
两个医生都对我做了抬腿的测试,然后我没什么反应。后来手法治疗的医生看了x片,说第四节腰椎位置有点不对,是歪了还是怎么着,然后着我一通操作,嘎嘣响了几次,结果下午回来感觉右边屁股和腿又点麻了,我的天,希望是我的错觉。没事去医院按出事,那我可真的,真的没什么话说了。明天早上再去问问吧,感觉天要灭我。
————————一—————-
2021/3/12
大概是过年搬了个茶几,感觉已经刻意挺直腰背了,很好,之前屁股疼痛的部位又开始隐约疼痛了,在二月又出现了膝盖后方不明部位的隐约的麻,说麻吧,也没有蹲厕所久了之后那么严重,可能就是麻木即将消解那个样子吧,反正不舒服,脚背也有点。抬腿试验自测还是阴性,就是趴下放松之后,腰椎按压疼痛区域变得很大,之前只有一个点,现在变成了大概10cm的一个区域,腰部的活动度大幅度的开始下降,蹲厕所和穿鞋袜都能感觉得到腰部疼痛了,很沮丧。
开了学,除了臀桥和慢速俯卧撑,也开始加了跑步和慢速小燕飞(我说的慢速大概就是不靠爆发然后动作到位保持一两秒静态吧,民间俗语吧),游泳的话就再说吧。
拍了ct,果不其然,除了5-1,4-5也突了,我是真的好烦啊。虽然目前正常的走路跑步都没有什么状况,但是腰部活动度低到穿鞋袜都费劲,不想每天都重复这个悲伤的事情,还有一个膨出的3-4,不晓得挂在我头上什么时候会掉下来。
辛丑年新的一轮绝望就此开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