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2019年GDP成绩单到底怎么了?|地图看世界

如果不是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病毒疫情,本该有条新闻能在更大程度上引起鲁省人民的关注,那就是2018年山东省GDP几乎被砍掉了1万亿。2018年,我国开展了五年一度的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这次普查全面调查了我国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规模、布局和效益,并对2018年GDP数据进行了修正,修正结果于2020年1月公布。
南北几家欢喜几家愁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是谁在裸泳:
? 全国各省根据经济普查修正的GDP结果注:由于统计口径,本文指的全国各省仅限大陆地区,未包含港澳台地区,以下不再注明。
在全国31个省份中,14个省份的数据被核减,17个省份的数据被核加。从变动的省份来看,大多数北方省份被核减,而南方省份则被核加。中国经济南强北弱的趋势愈发明显,成为几乎整个北方经济发展正在落后南方的缩影。
关于为什么在经济普查修正前后的GDP差异较大,各省统计局有各自的解释。山东方面的解释是主要是数据统计口径不规范和可能存在的数据误差。从一般认知来看,可能与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特点有关,国企受业绩影响可能更加崇拜GDP,而很多中小民营企业为了少缴税倾向于少报经济活动。我国南方省份较北方相比,民营企业更加活跃,效益更好,可能是南北出现不同修正情况的原因。
? 山东统计局在1月21日给出的解释安徽省成为最大“赢家”,被核加超过4000亿。上海排名第二,在3000亿以上。山东省2018年的GDP修订为66648.87亿元,在初核76469.67亿元的基础上核减9821.1亿元,相当于减掉了超过一个甘肃全省的GDP,成为被核减最大的省份,下调幅度达12.8%。山东也从7万亿俱乐部退步回6万亿大关,退至2016年前的水平,但凭借常年全国排名第三的体量,目前仍居第三。从全国排位来看,山东地位已经十分不乐观。在十年前的2008年,广东GDP为3.57万亿排在第一位,山东GDP为3.10万亿排名第二,江苏为3.00万亿排第三,前三甲作为第一集团差距还十分接近。而到了2018年仿佛换了人间,广东已经到达9.9万亿“富可敌国”(2019年初核突破十万亿),江苏超过山东常年排名第二,也在9.3万亿。山东仿佛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还在6万亿水平徘徊,与江苏的差距从超过变成落后近3万亿。第四名浙江势头明显(5.8万亿),与山东的差距已经缩小至8000亿。山东如果仍保持目前颓势,滑到第四名真乃指日可待。从各省下调幅度来看,天津以29%高居榜首,几乎被砍掉了三分之一,GDP甚至已经衰退回2014年前的水平。黑龙江、吉林紧随其后。值得一提的是,天津在经过了几年前的主动“挤水”事件后,目前看仍有较大“含水量”。而山海关外好不容易东北振兴增长的那点数据,也几乎全部被砍。
2018核减“元气大伤”
? 2018年山东省各地级市GDP核减情况,各市上侧色带为核减后,下侧色带为核减前受核减影响,山东绝大多数地级市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以重工业为主的淄博受影响最大,核减掉近1500亿,下降29.5%,成了“甾博”,从五千亿门槛直接退回了三千亿水平。而下降比例最高的则是泰安,从3600亿至2400亿,下降34.17%。枣庄核减后,其GDP已垫底。
青岛由原先2018年12001.5亿元的体量核减超过100亿退步为10949.38亿元。济南受影响较小,仅下降183亿。而菏泽是唯一被核加的地级市,增加40余亿。
2019十六地市重新洗牌
长久以来,在我国对GDP的统计采取分级核算制度,即国家统计局核算国内生产总值,各省统计局核算本省的生产总值。两级采用不同的统计口径,所以常造成各省数据之和超出全国数据的情况。按照“加快建立国家统一的经济核算制度”的精神,国家统计局将统计制度改为统一核算制度,也解决了以往各省可能存在的私自“注水”。统一核算会将驻外使领馆、保密单位、军事单位产生的经济活动记入全国数据,而不再细分记入各省,这样会造成各省数据之和会稍低于全国数据。GDP核算每年分两次进行,第一次为初步核算,次年的1月中旬公布;第二次为最终核实,次年年底公布。
基于这样的背景,山东于2020年1月中旬公布了2019年的全省GDP初步核算,山东统计局注明,其以2018年地区生产总值修订数为基数计算增速。
? 2019年山东各地市GDP经国家统计局统一核算,2019年山东省GDP初步核算为71067.5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5.5%。但尚不及核减前的2018年数据(76469.67)。除济南市和菏泽市,其余14个地级市的2019年GDP也尚不及核减前的2018年数据。受核减影响,各地市排名出现罕见的较大变化。
? 青岛市近10年GDP数据(2018年由于修正数据出现下降)
2019年GDP的前三把交椅仍很稳定,青、济、烟位居前列。青岛GDP为11741.31亿元,仍是山东唯一超过1万亿的地级市,占全省16.5%,是首位度最高的城市。但受到2018年核减影响,青岛在全国排名已经被宁波(11981)、无锡(11852.32)和长沙(暂未公布,预计)超越,从第12位下滑排在第15位。郑州(10143.32)紧随其后,总量十分接近。按可比价格计算,青岛增长6.5%,高于全省一个百分点,但均低于以上所及城市,地位前景十分不乐观。
? 济南市近10年GDP数据,前9年叠加莱芜数据在经过2019年1月莱芜划归济南管辖后,济南经济体量进一步提高,占全省13.2%,相比较2014年占比9.7%,奋力向做大做强省会城市目标迈进。2019年济南市GDP达到9443.4亿元,与第一名青岛差距还有2300亿,增速7%(可比价格)超过青岛0.5个百分点。从全国来看,以微弱优势险胜合肥(9409.4),但低于东莞(9482.5),排名全国第20位,相比较2014年排名23位。不出意外,2020年济南市也有望将首次突破1万亿大关。
“屈居”第三的烟台与济南有近2000亿的差距,短时间内烟台很难重回第二宝座。

? 2019年山东各地市GDP分布图临沂表现亮眼,从去年第7位升至第5位,连超淄博、济宁两市。临沂商贸物流业发达,入选国家级物流枢纽,具备鲁南经济发展火车头的实力,但增速3%(可比价格)全省垫底。从临沂之后,各地级市之间差距逐渐缩小,前后名次差距不会超过1000亿元,在一定程度上能反映出山东省内各地级市的发展是比较均衡的。济宁名次原地踏步。淄博受2018年核减影响,连降两位。菏泽表现十分惊人,一举上升五个名次,增长率达到了6.3%(可比价格),成为鲁西南地区最亮眼的新星,其产业结构调整举措中,电商成为重要支柱。德州也以6.1%(可比价格)的高增长提升两位。威海名次原地踏步。东营和泰安均快速退步三个名次。聊城下降两个名次,滨州微弱上升一个名次。
班里的倒数第一换人了,枣庄以1693.91亿元垫底,上届吊车尾日照以全班7.2%的第一增长率(可比价格)逆势上扬实现反超,发展势头强劲。

? 2019年全国各省GDP分布图从全国来看,2019年山东仍位居第三,但与第二名江苏差距进一步拉大至2.8万亿。已经明显脱离粤、苏为代表的第一集团。从人均数据上来看,基本只是全国平均水平,甚至开始低于一直扶持的重庆。
2020展望

山东常被称为“大象经济”,“大象”指的是省内国有资本影响力很大,但民营企业规模小且弱。受历史因素影响,省内产业结构偏重,尤其在钢铁、化工、焦化等传统行业有庞大的国有企业规模。互联网等新兴产业规模较弱,缺少具有带动能力的龙头企业,因而山东也被称为“互联网荒漠”。山东另外一点受人诟病的是,受鲁省文化影响,官场有着一套独特的文化,并有着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思想。
山东丝毫不掩饰自己确实存在问题,但关键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改变才是问题之重。在北有京津冀、南有长三角的夹击下,山东如同一个洼地,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前进方向,不仅人才被虹吸效应一般流失,经济增速也开始放缓。2018年山东终于向中央要来了一个“新旧动能转换”的区域性国家发展战略,新旧动能通俗地讲就是要腾笼换鸟,产业结构调整,释放更大的经济活力。腾笼换鸟这个说法,其实不是山东首提,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广东省也提过。腾笼换鸟肯定要度过一段时间的阵痛期,这段时间旧产业需要壮士断腕,新产业需要投资又还没发展壮大,日子肯定不好过,经济数字不好看。我们也确实看到,山东眼下变化很多:组织上号召培养“李云龙式”干部;布局上要做大做强省会城市、支持济青申请国中;产业上谋划升级……关键的是腾笼换鸟是否真正能引来金凤凰,而不是新瓶装旧酒,考验着上下干部们的作为。
展望2020年,受当下经济转型结构调整,叠加年初疫情拉低经济,山东省今年经济可能会在去年增速以下。今年成绩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Leave a Comment